×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火影:面具男是帶土的設定,是早就決定,還是岸本臨時改的?

一開始的設定就是帶土,但只是利用帶土的軀體和部分意識,後來才改成是帶土本人。

我一開始傾向于是後來改的,

現在我覺得確實是早就設定好了,畢竟從漫畫第八話就開始鋪墊卡卡西對著慰靈碑悼念故友。

但是這個人物從性格到身高設定,從智商到城府都過于割裂,讓人無法信服,可以說火影的爛尾,岸本被罵老賊,跟「面具男的身份拉帶土出來鞭屍」有很大原因。

帶土的軀體,被灌入一部分靈魂。

這樣一下就能說得通了啊!

我認為這就是岸本一開始的設想,甚至已經按照這個設定畫到九尾之亂了,種種原因被斃掉了。

不可否認,軀體奪取論讓很多邏輯不通的地方都合理了。

甚至泉奈論也說得通。帶土泉奈的身高 體重 生日等設定都開始派上用場。

帶土的時空間忍術依然可以沿用。

最關鍵的是,帶土最難以被原諒的弑師和九尾之亂一下就說得過去。後期也就談不上洗白了。

帶土這個角色從 少年帶土➡️面具男➡️掉馬帶土,造成的強烈割裂感也就不存在了。

說實話,不止我一個人覺得就算帶土黑化的動機合理,他智商城府的跨越也太變T了吧!!!

才一兩年啊,那個戰場上能幹出打自己臉驚擾敵人,動不動哭唧唧神經大條 顧前不顧後的小男孩能長成跟四代拼速度老謀深算那樣子吧,你斑爺培養再牛逼也不是神仙啊,柱間細胞加成的是生命力不是智商啊,性情也大變啊。

而且動機設定太牽強了,帶土是對忍者世界絕望,想讓大家在夢裡過開心的日子,為什麼要他去殘忍幹掉老師和師母啊,「我想讓大家都幸福,所以拿我最愛的老師先開刀?」九尾之亂的故事邏輯一塌糊塗,也別罵帶土了,罵岸本吧,建立在邏輯混亂的背景上的故事,沒必要拿道德去譴責。

因為見識到同伴幹掉同伴,想斬斷因果,所以殺人害命都無所謂了,畢竟他們都是虛假的?死人不能到你的無限月讀世界做夢啊!我不認為那個單純熱忱的少年帶土,會以這種手段達成無限月讀,岸本應該也有數,他的世界觀最喜歡強調人的本性不變。所以原始設定上,九尾之亂肯定沒那麼簡單的算到帶土頭上。這割裂感可以說是最大敗筆,卡卡西黑化了我都能接受。

然而,如果設定只是帶土的軀體,靈魂是泉奈之類的,馬上能邏輯通順,情感接受度暴漲,而且以斑的過往,想方設法復活最愛的弟弟是非常可能的,這樣設定還有更合適的地方,泉奈臨死前把萬花筒給了斑,他自己沒眼睛,恰恰需要有高超瞳力的軀體跟他哥一起幹大事業。

火影中帶土的分裂感就是前後不符造成的,在畫九尾之亂時,如果岸本是按照「這人只是用著帶土的身體,靈魂是個真反派」來畫的,並且後期堅定沿用設定那沒有任何問題,但一旦在之後的篇章進行了人物設定更改,把帶土改成全部是自己主觀行事,矛盾就一下爆發了。我們也知道連載長篇漫改設定經常出現,我認為帶土就是經歷了這種設定更改,才成了現在這個不倫不類的形象。

這樣設定確實合理,但就沒有卡卡西和帶土後面的相愛相殺,以岸本的尿性八成有點遺憾,恐怕jump也不讓他這麼寫,結果硬生生的搞了一個十分割裂的設定,即面具男就是帶土本人

那個讓卡卡西帶著他的眼睛看未來,讓卡卡西帶著他的同伴至上信條繼續活下去的帶土,那個跟師母玖辛奈打打鬧鬧,跟老師水門促膝談心的帶土。生生的變成了割裂而狼狽的形象,黑化的理由生硬又牽強,做下的事他自己都不會原諒,甚至被很多智障理解成「為女人顛覆世界的戀愛腦」,實在是火影最大的敗筆。

所以我堅定認為岸本一開始是不打算設定面具男是有自我意識的帶土的。這樣對那個為同伴犧牲自己的小英雄太不公平,也對我們這些為火影哭了一把鼻涕一包眼淚的苦逼讀者太殘忍了。

用戶評論